1-888-258-6611    繁中  简中  Eng


 
  • 2017-02-17

    中國留學生身陷騙局無法自拔


    中國留學生身陷騙局無法自拔

    中國留學生近些年潮水般湧入美國,他們承載著中國父母給予的厚望,但不是所有的孩子都能一如父母所願功成名就,很多年輕人自以為“翅膀硬了”,巴不得遠離父母的嘮嘮叨叨,可來到西方“森林”的“小紅帽”,眼裡只有鮮花、蝴蝶、鳥啼、鹿鳴,唯獨不見大樹後面的大灰狼……

    租房招來大灰狼 狼羊交友非偶然

    28歲的中國留學生小李(化名)去年讀完博士後以H-1B的身份受僱於一家網絡安全公司,家境殷實的父母為他在洛杉磯買了一套4房2廳的百萬豪宅,李將其中的2間分租出去,就在他2016年初打廣告準備出租第3個房間的時候,一位31歲的嚴先生(化名)前來看房,兩人交換了電話號碼,雖然嚴最終也沒租房子,但兩人經常電話保持聯繫,還不時地一塊吃飯、一起約出去玩。

    交談中嚴稱自己家境富裕,父母有錢有權,在美國有200萬的生意,他因此拿到了EB-5綠卡,還在洛加大(UCLA)拿到了學位,目前正在考博士,每天過著奢華的生活,還同時有4個女孩追他。面對嚴的“海闊天空”,李狐疑地問:“你那麼有錢,為什麼還租房住?為什麼開一輛本田轎車?還在銀行上班?”嚴回答說:“父母讓我在外低調……”

    越陷越深局中局 無法自拔套中套

    兩人一來二去的交往讓李漸漸對嚴產生了好感和信任,2016年5月嚴告訴李說自己要成立一個軟件公司,專做網絡安全的生意,現在需要招聘9名網絡安全工程師,問李要不要辭掉原來的工作,加盟他的新公司?如果願意的話,他會為李辦理H-1B的身份。李覺得嚴的邀請猶如及時雨,為他解決了H-1B即將到期的問題。於是他毅然辭掉了原來的公司,答應加盟嚴的“網絡安全開發公司”。

    一天嚴對李說,既然我們是合夥人了,你乾脆把美國銀行的錢都放到公司戶頭上,8.5%的回報率咋也比美國銀行1%的利息要高得多吧?李言聽計從,立刻把他在美國銀行的10萬元存款轉到了“公司”賬戶;這時嚴又說:“為了方便談生意,討論創業計劃,我乾脆住到你家算了。”李一聽言之有理,就滿口答應了;嚴又說:“網絡技術是商業機密,我們在家討論容易被兩個房客聽見,你乾脆把他們攆走算了,房租的損失由公司替你補償。”李覺得是那麼回事,就把兩個房客攆走了;這時嚴又說,公司成立了,我是大股東,你得聽我的,不要聽信他人的話,包括你的女朋友,李又照做了……

    騙了存款騙房子 大夢初醒時已晚

    去年8月,李問嚴:“我的H-1B快要到期了,你啥時給我辦身份啊?”嚴回道:“聘請的9個工程師當中有一個現在正在辦離婚,還沒有準備好加盟公司,因此還要等等。你要等不急的話,乾脆投資100萬,我給你辦EB-5如何?”“我沒那麼多錢,僅有的10萬都給你了…… ”“沒問題,100萬公司出,你把房產的一半換上我的名字就行了。”

    話到這時,李似乎明白過點味兒來……哦,先讓我辭職公司,斷了我的後路;又讓我投資10萬,斷了我的經濟來源;再攆走我的房客,斷了我的房租;再攆跑我的女友,將我徹底孤立無援;現在又要在我的房產上打主意,這一步一步地,全都是套路啊? !他大夢初醒,懸崖勒馬道:“算了,我不讓你辦身份了,請把10萬元退給我。”

    凶相畢露狼嘴臉 脅迫受害者轉房產

    這時,嚴凶相畢露:“對不起,上了賊船你就下不來了,我們現在是一根繩上的兩隻螞蚱,想要退出沒門!我告訴你,我們家在中國可是黑白通吃,曾經有個商家想跟我父母搶生意,我爸顧了黑社會把對方的腿給打斷了,從此再也沒人和我家搶生意了。你要現在拆橋,我就告訴國內的哥們殺了你的全家!”李聽了這番話嚇得屁滾尿流,他在嚴的脅迫下到了公證處,當著公證員的面在房產轉讓文件上簽了字。

    此後,李的身份不但沒有辦,嚴還要李刷卡買機票到處遊山玩水。在拉斯維加斯的五星級大酒店,李趁著上廁所的機會打電話給國內的父母,把自己的遭遇一五一十地作了匯報,父母嚇得立刻買機票飛到拉斯維加斯,在賭場附近的另一家大酒店住下,他們趁著嚴在樓下賭博的空檔偷偷見面,一家三口抱頭痛哭。

    父母報警遭威脅 有家難回上法庭

    母親問他為什麼不早早報案,兒子哭著說:“我想報案,可是嚴把電話摔個粉粹,還威脅說如果我敢報案,他就派人殺了你二老!”父親沒聽斜,立刻像賭城警局報了案,警察馬上派人趕到賭場,當面向嚴核對情況,嚴一口否定說從沒威脅過李。警方因為沒有直接證據,只好將嚴當場釋放。回到洛杉磯嚴再次威脅李:“你如果再敢報案,信不信我連你和父母一塊殺掉?!”

    一家三口再也不敢回到自己的家,因為那棟豪宅已經寫上了嚴的名字,而且這只吃人不吐骨頭的惡狼就住在裡面,他們思前想後決定在洛杉磯找個汽車旅館住下。咽不下這口氣的父親再次找到洛杉磯當地警局報案,警方經過調查得出結論:你們這是民事糾紛,警方沒有直接證據的情況下不能亂抓人,況且房子過戶的手續是你兒子當著公證員的面籤的名,我們也無能為力。 “建議你們找個律師,通過民事法庭仲裁解決,當務之急是向法官申請禁制令,不讓嚴在靠近你們一家人。”

    金蟬脫殼留空房 十萬美元打水漂

    當他們拿到了法院禁止令回家時發現,嚴已經搬走。他們想把房子賣掉,可是沒有嚴的簽字這棟房子還賣不掉;他們想把10萬元要回,可是嚴已人間蒸發;他們通過私人偵探趙偉的調查,最終找到了嚴的下落,這時才發現嚴有自己的房子,根本不需要租房。恍然大悟的李這時意識到,所謂的租房,實際上不過是嚴尋找獵物的一個藉口。趙偉表示,類似的案件還有很多,這些騙子專找家裡有錢、一人在外、沒有社會經驗的留學生下手。他給留學生的建議是:不要輕信陌生人的甜言蜜語,不要輕信別人給你畫的大餅,畫餅不能充飢!